乐橙手机客户端网上开户-北洋时期的“范伟”复辟完全是被“组团忽悠了”

2020-01-09 13:37:49   【浏览】381

乐橙手机客户端网上开户-北洋时期的“范伟”复辟完全是被“组团忽悠了”

乐橙手机客户端网上开户,2016-08-06 廉克飞 时拾史事

范伟和老赵的小品在前几年可谓是红遍大江南北,特别是系列小品《卖拐》简直是红火的一塌糊涂,里面的经典台词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插科打诨的“作料”:没病走两步;恭喜你,都学会抢答了;组团忽悠我来了…….这一个个“金句”成就了赵本山,当然也成就了“金牌配角”范伟,范伟在小品中呈现出的人物性格是忠厚老实的,所以他在小品里总是处于被愚弄和捉弄的地位,屡屡被老赵欺骗,也正因为如此,小品才有了笑料,我们就是要看傻里傻气的“范伟”被人欺骗的神态和过程,所以“范伟”成了我们的笑料,成了大伙的开心果。

当然今天咱们并不是谈论范伟这个人的,而是要谈论北洋时期的一个“非著名的名人”,在我看来,这位“非著名名人”的身上竟然和范伟所扮演的小品人物有相同的性格和经历,他在历史教科书中也被当成了“跳梁小丑”来看待,留下了千古笑柄,也成了我们口中的笑料,这个人就是北洋时期妄图复辟清王朝的军阀——张勋。为什么说他是“非著名名人”呢?因为很多人一提到张勋,头脑中肯定有印象,而且肯定就是那四个字——张勋复辟,所以也算是位“名人”;但是如果要让我们在再说一下此人其他的事迹,我们突然感觉这个人在历史长河中好像就留下这一件事让后人唾骂,其他事迹竟然了无痕迹,所以他也只能算是一位“非著名”的“名人”了。

咱们先上一张照片看看张勋和范伟老师外貌上是不是有些相

相似度四颗星,都是脑袋大脖子粗的“伙夫型”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俩人的性格也极其相似,张勋给我们留下的是跳梁小丑的印象,所以我们往往凭借主观印象就给这个人物打下这样的烙印:阴险、狡诈、凶残,蛮横…….甚至在《建党伟业》中,也把张勋给定义成这样的人物。

陶泽如饰演的张勋

给历史人物贴标签这是研究历史的大忌,一个人不分民族,不分国籍,不论穷富,不论中外,只要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一定有着七情六欲,一定有着清浊正邪,他一定是个矛盾的集合体。

张勋的性格中,最突出的特点是传统、实心眼,有些憨厚,这些特点全集中在一个武人身上。你瞧瞧,是不是和范伟老师扮演的角色性格很像,也正因为憨厚才能被人“忽悠”着去复辟,而且是被各种组织势力给“组团忽悠”了,扮演了一次火中取栗的猫。当然客观的一点说,张勋自己也确实想复辟,因为他和清廷的感情很深厚,要不然他也不能在清朝灭亡后一直留着辫子,而且的他的士兵也都留着辫子。为什么这么多军阀中唯独他与清朝感情如此情深意切?水是有源的,花是有根的,咱们就从他的出身来看一看。

张勋的辫子军

张勋,号少轩,江西省奉新县罗塘乡赤田村人。1854年出生。祖父张昆一在景德镇自己了一家豆干店,张勋自幼随祖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祖父见他磨坊下水口蹲着不起,近看见他用小手从沟边将一个个豆子拾起,祖父很感动:“少年辛苦终身事,莫向光明惰寸功。”豆干卖完,爷爷就带着张勋到镇上书斋听讲,在家也常给他讲家事国事。咸丰十年(1860年),李鸿章率淮军攻下常州,太平军守将因为征粮杀死了张勋的爷爷,毗邻高岗村在京城任左侍郎的许振祁罢官还乡,见张勋憨厚,招做童工。白天在庄园放牛,晚间陪许家少爷读书、写字、习武。后来张勋做到上将,豪居天津至死,都没忘记许家的恩惠。重用许家门生,拜祭许家先人,一生孝敬许家。

1884年他在长沙参加军队,坦率勇猛、敢作敢当,随清军进入广西参加中法战争,曾经跟随冯子才参加镇南关大捷。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随四川提督宋庆调驻奉天。1895年10月袁世凯奉旨组建新军,便招张勋为小站兵营头等先锋官,从此张勋进入了中国最大的军事集团。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和光绪西逃至西安,1901年10月6日,慈禧、光绪回銮返京,进入直隶,袁世凯令张勋迎銮驾于磁州。从此,张勋便进入了清政府最高权力中心的视野,某日晚上,慈禧下榻后殿内炭火熊熊,太后一阵燥热起身打开房门,慈禧沿廊漫步,登上台阶,抬头见一矮墩墩跨着腰刀的军官,威武走来,两名持枪亲兵跟在后边。此人正是张勋,张勋一见太后立马双膝跪倒。

太后问:“何人为何夜深而不眠?”

张勋答道:“回老佛爷,护卫都统张勋在此巡视,圣驾在此,当通宵巡视,免生意外。”慈禧甚为心慰,赞许道:“难为你了。”回去后慈禧觉得心静多了,睡一个好觉。从此张勋格外尽职,总是远远地监视各处守卫。

张勋护送慈禧到京,京城千头万绪,慈禧仍没忘了忠厚的胖都统,令张勋擢宿午门,后随驾颐和园。老佛爷授意张勋与总管太监李莲英结为把兄弟,从此张勋成了老佛爷卫队长,经常受到封赐。张勋将御赐供于中堂,率家人拜祭并告诉子女“君恩不可背,知己之感不能忘”。1903年8月居庸关外拥来大股宁夏马贼,挠涉京畿,威胁颐和园。张勋请命率准军骑兵,节制口外。张勋令先锋营备双骑,猛冲入贼阵,言歇马不歇人,截住贼人退路,两次围剿,马贼窜回西北无踪迹。太后大喜,谕旨张勋晋升一级,封“巴图隆阿巴图鲁”。从此张勋一路高升,光绪三十四年授云南提督,后甘肃提督。后来为光绪帝和老佛爷“龙驭上宾”。张勋大病如失考妣,在提督府扎素牌楼,张勋跪在灵牌前,望着老佛爷的遗像,一下衰老了许多,从此他开始听戏,下馆子,买房子,娶姨太太,军纪松懈,清帝退位后他视民国为叛民。所以张勋对清廷怀有极深的情感,可谓是“血浓于水”的感情。

正是基于此,张勋在1917年被各种势力组织忽悠,进而进行了一场为期十二天的王朝复辟。这些“忽悠团”成员都有哪些,我们分别来晒一晒。

一、“忽悠团成员”之一——段祺瑞

张勋进京从法理上来说其实是名正言顺的,因为他不是擅自调兵进京,而是北洋政府发布命令让他来京调停的,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名词说起——府院之争。

府院之争其实是袁世凯死后,1916年至1917年之间总统黎元洪与国务院总理段祺瑞之间的权力斗争。黎元洪是辛亥革命中的武昌首义,又是以副总统身份继任的总统。段祺瑞以北洋正统自居,依附日本军阀,掌握军政大权,与黎元洪分庭抗礼。 俩人首先在国务院秘书长人选问题上产生争执,最后由徐世昌出面了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要不要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德国宣战这个问题上,双方斗争更趋激烈。

为了达到主战的目的,段祺瑞将其手下的十几个督军叫到北京,组成“督军团”,对黎元洪施加压力,但未获成功;后来段祺瑞又叫人写了对德宣战书要总统盖印,黎元洪为了平息风波,勉强在文件上盖了章。恰在这时,段祺瑞私自向日本借款一事被揭露。1917年5月21日,黎元洪瞅准时机在这时下令撤销了他的总理职务,段祺瑞愤然离京去津,并且指根据临时约法,总统无权撤销总理职务,不承认黎的免职令。 段黎矛盾白热化,黎元洪在段祺瑞的压力下内外交困,只好征调张勋入京“调停国事”,段祺瑞则欲利用他对付黎元洪也支持其入京。

其实早在入京以前,张勋便和各省督军开会,会上极力兜售自己的“倒黎复辟”主张,众人纷纷附和。特别是段祺瑞的私人代表徐树铮当场表示“只求倒黎、不计手段”。徐树铮和段祺瑞是什么关系?

徐树铮是秀才出身。他和老段是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原本只是老段手下的一名司书,他从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回国以后立刻扶摇直上,成为老段跟前的一名红人。俩人的关系简单的说就如同刘备和诸葛亮。

譬如民国初年,老段做陆军总长,徐树铮就当次长,另外还有一个次长蒋作宾,可陆军部里的事大小都是徐树铮说了算。不但蒋作宾当不了家,就连段祺瑞本人说的都不一定算数,因为小徐在老段面前是说一不二,从不被驳回;而老段吩咐下来的事,小徐却不一定照办。当时就有这么件事,段祺瑞有个老部下被军队撤职了,穷得没办法来找老段,请求给个差使。老段看他可怜,就答应下来,并批交徐树铮办理。不料徐树铮后来却签呈上去,说:“查该员无大用处,批驳……”于是这事就算拉倒。

大家看看,就是这么铁的关系,徐树铮在会议上发话了,那可想而知,段祺瑞那边可定也同意了。而且1917年6月7日,张勋率军抵达天津,但他还是不敢贸然进京,他下车专程前往段公馆,想再次探询一下段祺瑞对于“倒黎复辟”的态度。

两人见面之后段祺瑞一会儿拍着桌子大骂黎贼专权误国,一会儿又拍着胸脯表示力挺张勋进京驱黎为国除害,张勋最后意满志得而归。

二、“忽悠团成员”之二——康有为

被人称为“南海圣人”的康有为,当然据后来考证,康有为乃是一超级大骗子,所写《新学伪经考》都是剽窃他人的,连这张世人皆知的照片都是ps的。

因为在皇帝《起居录》里面根本没有记载光绪和他人合照的的事情,而且根据各种档案显示,康有为只见过光绪皇帝一次是在1898年的颐和园,但是当时并没有安排拍照。

康圣人在领导维新变法失败后,逃往日本,后在上海隐居。张勋起事前,他其实已在张勋家里住了半年,凭借圣人这幅“口条”来忽悠老实巴交的张勋还不是“嘴到擒来”,复辟!复辟!复辟 !估计康圣人每日都得在张勋耳边重复三遍。张勋也一直推崇康有为的学说,他还让康有为游说当时的江苏督军冯国璋。因为张勋知道在北洋军队中,冯国璋是一员猛将,要想复辟必须获得他的支持,结果冯国璋说:“张勋如果真能复辟,我愿意执鞭坠镫。”

当时中国无外乎北洋和西南两股势力。西南最大的实力派是桂系开山鼻祖爷陆荣廷。他接受黎元洪任命为两广巡阅使,占据两广,拥兵5万,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军阀,陆荣廷与张勋一样也热心复辟。19l7年3月 29日,他还入清宫拜见过溥仪。据说,他还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溥仪。所以经过康有为游说之后,陆荣廷也支持复辟。

1916年康有为在徐州大搞祭孔活动,起草请定孔教为国教的电稿,以张勋的名义发表,为复辟进行舆论宣传。最后,康圣人对还给张勋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各省督军都同意张勋复辟。

三、“忽悠团成员”之三——十三省督军

1916年6月9日,也就是袁世凯死后第三天,张勋利用北洋军阀各派系感到亟需团结一致,共同对抗国民党人和西南军阀的心理,邀请奉、吉、黑、直、皖、豫、晋7省军阀代表在徐州举行第一次会议。会议后张勋继续吸收各省北洋军阀参加,企图争取各军阀支持其复辟活动,不久在徐州举行第二次会议,正式成立“十三省区联合会”,推举张勋为盟主。当时的北洋时期行政区划一共是二十二省、四特别区、京兆地方及外蒙古、青海、西藏。张勋竟然被推选为“十三省盟主”,可想而知张勋当时的荣耀。

当时各省督军都派特使云集徐州,段祺瑞则派出了自己最最心腹的亲信,北洋系第一谋臣徐树铮,冯国璋派出了胡嗣瑗,曹锟和张作霖也各自派出代表 。张勋的代表万绳栻提出要求:可以推翻黎元洪,但是必须以前清废帝爱新觉罗溥仪复辟皇位,实行英国式的君主立宪政体为前提。这个要求徐树铮他们开始都不同意,张勋一看大家不同意索性不谈了,反正是你们来求我的。

徐树铮和胡嗣瑗合计了一下,先假装答应张勋提出的拥戴溥仪复辟的条件,等张勋推翻黎元洪之后,再作打算。所以各省督军代表在徐树铮的调解下,同意张勋的条件。张勋这颗大脑袋此时猛然灵光一现,他也知道这些督军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说话不算话。所以他要求这些督军们一起签字画押,以免他们日后反悔,红口白牙无所凭证。于是张勋拿出一张代表皇家的黄色绸缎,然后全部签上姓名,张勋把这张黄色红缎视若珍宝的收藏好。

四、“忽悠团成员”之四——日本势力

清末民初期间,日本浪人、间谍佃信夫到中国从事分裂活动。为了实现其野心,经过多方联络,佃信夫获得了前往徐州拜会张勋的机会。到达徐州后,佃信夫告诉张勋说:“站在以日本为敌的立场上要想复辟是不可能的,必须事事接受日本的指导和扶助,复辟才能成功。”

张勋认为,日本政府在袁世凯倒台后一直在支持段祺瑞,并非完全赞同溥仪复辟。但是佃信夫向张勋打包票说:他曾见过新上台的日本首相寺内正毅,而首相是支持复辟的。

张勋听完之后有些心动,于是派代表前往日本。在佃信夫的斡旋下,日本首相寺内接见了张勋代表,并告诉张勋:“对诸君的谋求复辟,日本绝无不同意之理,请按计划执行不必有所顾虑。”

佃信夫到徐州后,一面向张勋炫耀功劳,一面让张勋“不能操之过急”,要多联络各地军阀共同拥立复辟。驻天津的日军司令石光真臣也到徐州,帮助张勋策划复辟活动

但是过一段时间后,佃信夫发现日本高层对张勋复辟的反应并不积极,随即向首相寺内致电询问,但寺内却通过一个“私人”回信说,“佃君热诚以日中两国前途为忧,不胜感谢,但须详察大局,切盼慎重从事”。

佃信夫还不死心,决定回国面见首相,要与军部人等据理力争,张勋为表示感谢,还为佃信夫举行隆重的送别宴会。这可真像“范伟”被人骗了,临走还得冲着老赵喊:谢谢啊!缘分呀!

身负皇恩的张勋至此在四种势力的忽悠之下,已经是踌躇满志了,他身体内的洪荒之力就在1917年6月30日爆发了,张勋的军队开到北京城外,他装出一副超然悠然的样子老江西会馆听戏,子夜 12点钟回到寓所后,让谋士和幕僚聆听保皇党的首脑——康有为的讲话。终于在第二天,撵走黎元洪,把12岁的溥仪抬出来宣布复辟,改称此年为“宣统九年”,通电全国改挂龙旗,自任首席内阁议政大臣,兼直隶总督、北洋大臣。

那我们看一看这忽悠团四位成员是怎么对待复辟后的“范伟”的?

一、段祺瑞:段祺瑞于7月3日在天津马厂誓师,发布讨伐张勋的通电和檄文。“讨逆军”分兵两路,沿京津、京汉铁路向北京进逼。7月7日,双方接火后,张勋的“辫子军”一触即溃,退入北京城内。

二、康有为:康有为复辟后被封为“弼德院副院长”,心中十分不高兴,因为康圣人希望获得首揆(首席内阁大学士)一席,于是口出怨言,大骂张勋说:“既然以虚职安排我,那何必打电报招我入京呢?”复辟失败后,康圣人也在北洋政府通缉名单上,只不过和二十年前戊戌年那样,又逃脱了。还不拉倒,康有为又写了一封五千字的信,责备徐世昌,还将这封信发表在《不忍》杂志上。

三、十三省督军: 张勋眼见自己兵败如山倒,四面楚歌,溃不成军。他想到自己还有个“制胜法宝”,那就是徐州会议后各省签字赞同复辟的那块黄绫子,各省督军以及段祺瑞的亲信徐树铮的大名、冯国璋代表胡嗣瑗亲笔签名还在上面呢。张勋对外国记者发表讲话,扬言要公开名单。不料等到要找出黄绫子的时候才知道,它却神不知鬼不觉已经被冯国璋人以二十万大洋从他的参谋长万绳栻那里买走了!

四、日本人:佃信夫回日本期间,得知张勋已经宣布复辟,便立刻跑去日本驻华公使馆,请求公使迅速承认复辟。谁知几乎同时,黎元洪却也逃进日本公使馆“要求保护”,日本政府此时又做出“收留”黎元洪的决定,这就变相表明日本政府不看好张勋复辟。这给佃信夫的协助复辟的工作画上了句号,可以说日本政府狠狠滴抽了佃信夫一巴掌。

“忽悠团成员”对张勋不约而同的集体完成了忽悠,可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又来了,张勋被下属放了鸽子。张勋当时从徐州北上之时,曾招呼部下张文生在徐州好好看家,并且约定一个暗号:搞起复辟之后,给徐州发电报,电报上如写“速运四十盆花来京”,即由张文生调四十营兵力开往北京,此电一到,大军必须出发。

当时,张文生满口答应,表示一定照办,绝不误事。当复辟宣布后,张勋如约发电报调兵,张文生接电后却真的从徐州花园里取出四十盆花卉,派两个副官押运送到北京。张勋一见气得浑颤抖,连说:“坏了!坏了!这小子也抽我的梯子了!”

“范伟”被忽悠后顶多是买了一副轮椅,可是张勋被忽悠后却是身败名裂,逃到荷兰大使馆,最后寄身天津。

虽然复辟行为荒诞,但是张勋的赤胆忠心却还是被很多人所赞许的,比如孙中山曾说过:“清室逊位,本因时势。张勋强求复辟,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自可悯。文对于真复辟者,虽以为敌,未尝不敬之也。”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香港电影圈黑帮往事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影像记录“华山论剑”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澳门赛马会游戏平台

上一篇:想让宝宝睡够睡好,这5大“睡眠硬件”不能少,你家齐了吗?
下一篇:懒人、新手、辣妈们必学的做菜方法--蒸!原汁原味,营养不流失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knzid.com 亚洲盘口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