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力注册送分可下-掌 心——风为裳

2020-01-09 10:44:57   【浏览】1251

星力注册送分可下-掌 心——风为裳

星力注册送分可下,掌 心

风为裳

宁愿伸出手来,莫小欣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迟迟不肯把手伸出来握住宁愿伸出的那只手。

宁愿愣了两秒钟,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下落到头上,尴尬地笑。在帅哥的记忆里,被人拒绝握手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吧?饶红叶很不客气地当场训斥莫小欣:“干嘛啊,握个手,会死啊?”

这回尴尬的是莫小欣。莫小欣的脸上扯出笑容来,嘴里说:“那个,你的自行车挺好看的!”

宁愿以为自己太正式地握手,莫小欣不适应,可谜底很快就被饶红叶给揭晓了。当然,那是在莫小欣抱着排球离开后。

饶红叶说:“我看看你的掌心!”宁愿被说愣了,一只手下意识摊出来,又下意识地握上拳头:“为什么看掌心?”

“你知道有些人是断掌吗?”

“什么是断掌?”宁愿觉得自己不过是来辅导学妹们打排球,怎么遇上这么两个神秘兮兮的姑娘呢?

饶红叶大咧咧地拉着宁夏,掰开他的手分析:“你看啊,这条掌纹横惯掌心就是断掌,莫小欣的奶奶说这是断掌,人狠着呢,所以,她爸从工地上摔下来,她奶奶说是她克的,她妈离家走了,她奶奶也说是她的断掌容不下人……”

“啊?”宁愿怎么也想不到这都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信这些。

饶红叶不以为然:“当然有啊,帅哥,你以为人人都进入文明时代了吗?莫小欣的奶奶那个老顽固,你挤眼睛干什么……”

饶红叶之所以没继续说下去是因为莫小欣不知什么时候返回来站在她背后,宁愿冲她挤眉弄眼她才猛回头看到。

莫小欣的脸红成了一只西红柿,她把球摔给饶红叶:“你不在背后讲人八卦是不是能死?”

饶红叶的脸成了一片真正的红叶,她结巴着说:“小欣,其实我……真的只是……”

莫小欣转身就走,没让饶红叶把后面的话说完。

饶红叶的沮丧明晃晃地写在脸上,她对宁愿说:“我知道她介意就不该说的,我嘴真欠!”

宁愿的心动了一下,他不知道那个瘦弱但倔犟得不肯跟他握个手的女孩心里有着多大的伤痕,但他想,他要帮助她。

排球场上,莫小欣像个小炮弹,一个又一个接起宁愿抛过去的球。宁愿停了下来,莫小欣累倒在地板上。练球的姑娘一个个离开了排球场。宁愿拿了水给莫小欣,莫小欣不接。宁愿就举着,挨不过,莫小欣接了水。两个人默默走出排球馆。天色渐晚,夕阳像个醉汉,沉沉地跌到西边。

莫小欣回教室里拿书包,出校门时,宁愿刚好推着自行车出来。

宁愿说:“公车还要等一会儿,我送你!”

“不用!”莫小欣说得很硬气,脸庞上是汗水擦干后的清秀。

宁愿略略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他摊开了手掌,黯淡的夕阳给两个人镀上了金色的光。他说:“你看,我也是断掌!”

果然,那一道横纹从左至右贯穿掌心。

莫小欣抬起头看着宁愿,目光有些疑惑,又有些感激。

“那不过是个生理现象,能象征什么呢?每个人的命运都在自己的手里,老人抱怨可以理解,如果你自己当成是负担那就太过了!”宁愿说出这些话,自己佩服了一下自己。

莫小欣的目光移到远处,说:“你特别像我爸!”

那当然不是句表扬的话,尤其是对帅哥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宁愿笑了,他知道他和她之间终于可以说说话了。但他没有急于去解莫小欣心里的那个结。其实,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有个结的。

排球比赛很快举行完了,莫小欣所在的班打得成绩不好不坏,但姑娘们还是很愿意请帅哥宁愿大吃一顿以示谢意。

坐在大排档上吃烤串,饶红叶的眼睛有意无间瞟着宁愿的掌心,只是,他总是攥着,她看不清楚。

宁愿故意那样的,觉得好玩,他想,一定是莫小欣告诉了饶红叶,不然,她怎么会那么好奇?

宁愿开始讲自己家的传奇,从爷爷那辈到老爸到自己掌心就都是横纹,什么断掌啊,那根本就是与众不同,宁愿摊开手掌给女孩们看,女孩们大呼小叫的。宁愿说:“我老妈眼睑下有个小黑痣,被人说是泪痣,我妈说整个青春期她都为这事忧郁着,后来顺利地嫁了我爸,过着幸福的生活,有泪水也都是幸福的泪水!”

女孩们的哄笑差点把大排档给掀翻了,莫小欣也跟着笑了。

星星出来了,一颗一颗的看着男生女生们的青春沸腾。

只剩下了宁愿和莫小欣,这次,他要送她,她没拒绝。她说:“谢谢你啊!”

宁愿说:“这么晚了,公交车早没了,送你是绅士风度,谢什么?”

“我说的不是送我回家这件事!”莫小欣很认真地解释。

“那是什么?”

“是你讲你自己的故事,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放下负担。其实道理我都懂,但很多事发生在身上,难免……”

路灯下,宁愿站住,伸出手,摊开,再攥住,他说:“你觉得攥得紧握得东西才多吗?其实是放开,你的心才能容纳更多的东西。我知道你的家庭有很多问题,但如果这些问题你用抗拒这个世界的方式能解决的话,我赞成你的方式。可如果是相反,那么我们试着接受又怎么样呢?我知道你会觉得我讲大道理的方式很老套,但是,你需要被点醒!”

莫小欣笑了,她伸出手,握紧,又摊开,月光洒得满手都是。树上的蝉起哄一样叫了起来,又一起闭口不言。

“从今天起,告诉自己你是独一无二的,断掌有什么了不起呢?”宁愿说得斩钉截铁。

“那你可以把你手上画的断掌洗掉了吗?”莫小欣看着宁愿。宁愿的脸红了:“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莫小欣顽皮地笑:“你猜?”

宁愿叹了口气,其实,在手上画掌纹还真是件难事呢。好在,可怜他用心的份上,莫小欣应该不会相信断掌命硬那些话了。

来源:语文报·青春阅读版

上一篇:田野有多广袤,画布就有多大
下一篇:“恶魔”无处不在——盘点那些鹦鹉的寄生虫疾病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zaknzid.com 亚洲盘口 .All Right Reserved